守护好临海人的精神家园 ——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20年逐梦记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日期:2018-12-06 浏览
  山傍水、水绕城、城依山,风光美、古迹多、文脉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临海因其独特魅力,越来越受到四面八方人士的关注。

  在这里,有一个研究会已走过20个春秋,它的会员们一直为保护、建设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和宣传、弘扬历史文化而作着无私的奉献。它就是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

  当前,全市上下正奋力建设“活力品质幸福临海”,梳理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的历史,了解研究会会员们的梦想与追求,也许对于我们走好未来之路有所裨益。

  保护名城不遗余力

  1986年3月,临海撤县设市。应邀报道的记者云集,有外地记者希望了解临海建城史,可陪同他们的政府工作人员竟无人能答。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便去请教自己读中学时的历史课老师、时任县委报道组组长的应志正。应志正一一作了回答。

  当时恰逢国务院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当了这一回“临海历史讲解员”的应志正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为临海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于是在几位老同志的支持下,应志正向市委领导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开具外出联系工作的介绍信,二是在将来的申报材料上加盖公章。在得到同意后,他一方面约请市博物馆的徐三见同志编写申报材料,一方面取出自己仅有的积蓄,踏上了历时7年的申报之路。直到临海被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时,他手中还持有近4万元无处报销的各种票据。

  从1986年开始,临海古建筑公司“当家人”黄大树开始和徐三见一起,为应志正申报工作牵线搭桥和提供学术支持。作为后来名城研究会的副会长,黄大树第一个提出修复台州府城墙的建议,第一个研究发现了台州府城墙是北方明长城的“师范和蓝本”这一依据。他撰写的论文《台州府城墙的历代修复办法》《临海紫阳古街区的保护办法》等受到国内诸多顶级专家的认可,他修复古城墙的办法也被国内许多地方效仿,他还多次邀请罗哲文、杨鸿勋、付清远、张柏、晋宏逵、吕舟等著名专家和领导来临海考察指导。

  1994年4月,国务院公布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临海榜上有名。闻此消息,临海百姓欣喜不已,但许多人不知道,应志正、徐三见、黄大树等人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

  当年7月,中国古建筑专家组组长罗哲文来临海视察时,提出了保护台州府城墙和众多古迹的建议;时任浙江省财政厅厅长翁礼华先生也多次回到家乡向市委、市政府建议要修复台州府城墙。借此东风,时任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的陈希镯会同一些老领导多次向市领导建言。市委、市政府终于在当年12月出台了《关于鼓励单位和个人投资建设风景点及修缮历史古迹的若干意见》,并于1995年4月成立了临海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简称名城办,下同)。

  在以陈希镯为主任的名城办和诸多有识之士的努力下,市委、市政府于1995年8月25日召开了全市修复古城墙动员大会。会后,名城办主动承担了在民间募捐的工作,他们带着发票和倡议书跑单位、走乡镇、下村居,最终筹得资金400多万元。

  1998年1月,在翁礼华的支持和陈希镯、苏小锐等5人联合倡议下,临海市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在名城办的基础上成立。省财政厅拨出10万元专款支持临海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研究。

  临海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后,城市的保护和发展便成了一对矛盾,在名城保护尚未形成共识的情势下,不当的决策、肆意的举措,都有可能对名城保护造成伤害。为此,名城办顾问、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良汉首先提出了“扩新城、保旧城”的主张。几经论证,成为研究会共识,形成了“保老城、扩新城”的统一口号,并在各种场合呼吁讲解,最终得到市委、市政府的肯定,成为临海城市发展的基本方略。

  为了改善市区交通,当时有人提出在兴善门两侧的墙体上新开两个城门洞以改造大道。徐三见坚持执行《文物法》,黄大树、王怡德等多次找市政府领导,陈说保护古城墙与合理利用古城墙的关系与办法,终被领导采纳,不但保护了兴善门东边城墙,也保住了后来龙兴寺重建的地盘。

  为了防洪,当时的相关部门提出给古城墙剖腹加固与附城筑堤的方案,徐三见以《文物法》为依据,在临海和杭州的论证会上据理力争,终于阻止了该方案的实施。

  20多年来,研究会的会员们在保护名城的工作中,遇到过种种困难,也经受过因无端举报而被组织调查的委屈、遭到过合理化建议被搁置拒纳的尴尬,但是他们没有放弃,而是凭着“心底无私天地宽”的这份自信走到了今天。

  学术研究硕果累累

  传承优秀文化,保护文化遗产,是历史赋予一代又一代人的责任。

  自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成立后,会员们便自觉担当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长期以来,他们除了积极向市委、市政府建言献策,还坚持不懈开展有关临海历史文化的学术研究,他们的研究成果不断被出版社出版和媒体刊发。

  研究会顾问丁式贤与省辞赋学会常务副会长朱汝略合作,不断挖掘明代人文地理学家、临海人王士性的历史,撰写成《王士性研究文集》一书。

  徐三见撰写的《张伯端籍贯考辩》《赵汝适相关问题研究》《陈孚生平研究》《洪颐煊卒年考证》等学术文章被《名城报》《考古》《中国史研究》《史学史研究》等专业报刊发表,他与黄大树合著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建设浅议》被收入济南社科院出版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开发问题研究论文集》。

  何达兴编著的《台州府城史迹寻踪》生动再现了临海史迹。编著期间,为确保书中街、巷、路长度数据的准确性,他特意委托市测绘院逐条测量,并询问了众多长期生活在临海、熟悉临海历史的86岁以上老人。他编著的《辛亥志士百年颂——辛亥革命临海纪事》填补了辛亥革命在浙江的诸多史料空白,确立了临海在浙江辛亥革命史上的重要历史地位。其中确认的94位临海籍辛亥志士中,有37人是新发现的。

  名誉会长卢如平20多年来深入研究地方史,主编或参与编撰出版的著作有《历代台州知府传略》等38本,内部发行的著作有《古城记忆》等26本。此外,他承担省级课题7项、台州市级课题9项,在《光明日报》《台州学院学报》等报刊发表《临海赋》《历史上的台州属县》《儒家德治思想及现代价值》《台州元宵中秋特别风俗考》等文章150余篇。其论文7次在省级评比中获奖。他研究戚继光20余年,发表相关文章10余篇,《古代名将——戚继光邮票的最佳原地是浙江临海》在《中国邮政报》发表后,国家邮政总局决定2008年7月19日将“古代名将——戚继光”邮票在临海首发(邮票的3幅原画稿入藏临海市博物馆)。他历10年艰辛,使30集电视连续剧《抗倭英雄戚继光》于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8集电视纪录片《戚继光英雄传》于2016年1月至2月在中国教育电视台等多个频道播出。

  这些年来,广大会员积极参与新方志和镇志的编写,《临海市军事志》《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临海党史图志》《临海抗日战争纪实》《临海公路管理志》《临海历史上灾害事故》《山乡风云——临海大石地区革命斗争史迹寻踪》《张家渡》《涌泉》《杜桥志》《东塍》等书的出版,进一步丰富了临海名城文化的内涵。苏小锐、陆绎广、王金龙、何达兴、程忠海等会员还主持或参与了《临海政协志(1956-1998)》《回浦中学校志(1912-2012)》《回浦学校的创始人陆翰文》《立本小学校志》的编写,为地方教育史的编写贡献了力量。

  为更好地发挥方志在记载历史、传承文明、服务当代等方面的作用,研究会组织会员点校一批极具历史意义和参考价值的方志,推出“临海名城文献丛书”。这套丛书包括《嘉定赤城志》《民国临海县志》《台州札记》《东湖志》《巾子山志》等,一面世便赢来很多读者的赞誉。

  “研究会研究成果不断,后继有人,离不开一批老顾问、老会员的带领。如研究会老顾问李连枝、张文述等一直对研究会的工作悉心指导,孜孜不倦撰写研究文章。首任会长陈希镯患肺衰竭多年,仍坚持主持名城研究会工作,编撰出版了《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临海·名人卷》《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临海·名胜卷》《中共临海党史资料(1919-1949)》等书籍。”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会长苏小锐对记者说,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后学们潜心临海历史文化的挖掘与整理。

  孜孜不倦服务大局

  名城研究会成立20年来,始终把服从服务党委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服务人民群众作为工作的着力点和归宿点。

  为了丰富府城文化内涵,研究会会员们重点对“两山一江”(即巾山、北固山、灵江)的文化内涵、“儒释道”三家学说与和合文化、台州府城墙、戚继光抗倭精神等进行了研究。特别是在“儒释道”的融合研究中,从有关龙兴寺、台州文庙、城隍庙等方面的史料着手,多次进行专题研究,探讨如何筹资、如何修复及修复范围等问题,提出的意见建议为市委、市府决策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为保护传统古建筑,留住城市文化记忆,研究会系统考察了具有重大历史价值的古建筑、古遗址等,并向相关部门提出保护和修复意见。如对大成殿、太平天国台门、千佛塔、千佛井、三眼井、鼓楼等府城文化遗迹提出保护建议,对龙兴寺、揽胜门、望江门、兴善门、镇宁门等古建筑提出修复建议,对台州医院恩泽医局建筑进行历史价值评估,并就其修缮提出建议方案。

  市委作出“港口引领、陆海联动”和全面推进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建设的决策部署后,研究会立即开展了有关我市海洋历史文化的课题研究,组织人员赴头门岛、东矶岛等地开展调研,深入挖掘海洋文化史料,在此基础上编写出版了《临海海洋文化研究文集》。该书不但填补了我市海洋文化研究的空白,而且荣获首届中国海洋文化“浪花奖”三等奖。

  在台州府城墙的修复过程中,研究会会员积极参加实地调查研究,提出数百条意见和建议,为市委、市政府领导提供了决策依据,奠定了城墙修复的学理基础;研究会还积极参与宣传发动、资金筹措等各项具体工作,动员群众献古城砖,收回历代城砖1200多块;此外,研究会还承担了府城墙的修复设计与施工指挥工作。2009年,市委、市政府正式决定,与国内多个城市一起,以“中国明清城墙”项目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在申遗过程中,研究会承担了学术研究职责,提出了设立文物保护管理所等合理化建议,参与了《临海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临海历史街区保护整治规划》《台州府城墙保护规划》的论证,有力推进了我市申遗工作进程,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对非遗的保护和研究,是近10年来研究会工作的又一重点。多位会员先后编写出版了《临海黄沙狮子》《临海词调》《台州民间笑话》《临海民间谜语》《临海老话》等非遗文化著作,包括《临海黄沙狮子》在内的“浙江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丛书”荣获全省唯一的政府出版奖——第十九届“浙江树人出版奖”;李忠芳的《临海老话》被列入浙江省社科联社科普及课题成果。研究会刘浩、郑达根、卢三军等专家作为市地名专家委员会成员,多次参与民政部门对地名、路标的审定,为地名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做了大量工作。

  在支持旅游事业发展中,研究会始终坚持“让文化资源成为旅游资产,让文化与旅游深度融合,让历史文化名城更具魅力,让名城文化遗产更好地活起来”这一理念,参加我市旅游导游词的编写、修订工作,为《走进临海——临海导游词汇编》提供了大量参考资料。同时,为办好古城文化节、乡村旅游节等节庆活动提出大量建设性意见。在研究会的倾力助推下,临海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硕果累累,我市被评为全国两个“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典范县”之一(2012)、首批浙江省文化名城(2010),台州府城墙成功进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2),紫阳街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街(2012)并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2013),千佛塔成为临海第3处全国重点文保单位(2013),“临湖邀月”区块被列入浙江省文化创意试点街区(2016)……

  20年来,服务中心工作,服务人民群众,服务名城保护,成为研究会会员们孜孜不倦的追求。他们,在守护精神家园中淡泊名利,在保护历史名城中不计报酬。在常人看来,这也许难以理解,但在他们心中,这是对历史的敬畏,对家乡的热爱,对事业的负责,对初心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