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市法院全省首判撤销亲生母亲监护人资格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日期:2018-02-13 浏览
  法院将一女子判刑后发现其在监视居住期间与他人发生了性关系而怀孕,于是决定将其暂予以监外执行。后该女子产下一子,哺乳期满后但此前判决的刑期未满。于是,法院决定对该女子予以收监执行。可棘手的是,该女子无法确认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女子家属又都拒绝承担抚养职责,郭某以此为理由拖延时间不去服刑。难道就这样任其拿孩子作为挡箭牌逃避法律的制裁?

  近日,市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孩子亲生母亲的监护人资格一案。该案由市人民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公安局、民政局等多家单位多次协调、配合展开相关工作。1月26日,市人民法院经办法官王剑兵在看守所对该女子宣布判决:决定撤销其监护资格,指定市民政局为监护人。据悉,该类情形在全省尚属首例,在全国也比较少见。

  郭某系云南人,其于早些年嫁入东塍镇一户人家,育有一子。2015年,郭某夫妇因贩卖毒品、开设赌场被公安机关抓获,因二人的孩子无人抚养,于是郭某被允许予以监视居住。2016年2月3日,郭某因贩卖毒品罪、开设赌场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责令退赔违法所得人民币2800元(其丈夫因参与其中也被判刑)。刑罚执行期限自2016年1月8日至2020年4月7日止。2016年3月9日,在交付执行过程中,郭某被发现已怀孕。于是,法院决定将其暂予监外执行。2016年8月4日,郭某产下一子郭一(化名)。因哺乳期满后但此前判决的四年三个月刑期未满,市司法局向人民法院提请对郭某予以收监。2017年5月3日,法院作出了收监执行决定书,决定对郭某予以收监执行。

  但问题随之而来,郭某的孩子怎么办?经市检察院调查,郭一系郭某在其丈夫被羁押期间与不明男子发生性关系而怀孕,故其丈夫知道情况后已与其离婚。据郭某称,对儿子郭一亲生父亲的姓名、联系方式均不知情,也无法查找。无奈之下,市公安局派干警远赴郭某的娘家所在地云南省,征询郭某的父母及亲属是否愿意抚养小孩,但对方均表态不愿意承担抚养监护职责,故郭一的户籍尚未落实。郭某家属表示不会帮助安置解决郭一的抚养问题,郭某亦无其他适合的亲戚朋友能够提供帮助解决小孩的抚养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市民政局根据市检察院作出的《检察建议书》,向市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法院撤销郭某对郭一的监护人资格,并指定市民政局为郭一的监护人。

  今年1月26日上午,有关部门对郭某执行了收监。当天下午,市法院经办法官王剑兵赴看守所宣布了判决结果。法院认为,郭某因收监服刑,无法继续履行对儿子郭一的监护职责,且郭某无法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故应由法院指定监护人。因儿子郭一的生父无法查找,郭某的近亲属不愿意或者无能力抚养儿子,且郭某无其他朋友可以委托,导致郭一处于危困状态,故由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更利于被监护人的成长,因此最后判决撤销郭某为郭一的监护人的资格,并指定市民政局为郭一的监护人。

  王剑兵告诉记者,由于本案的特殊性,这个孩子不同于丧失父母的孤儿,所以郭某服刑期间,这个孩子暂时是不能被他人收养的。另外,如果孩子的亲生父亲出现,他可以跟民政局协商,把孩子要回来,如果协商不成也可以向法院提出诉讼,变更抚养关系。但由于本案不属于婚内生育,所以孩子生父需要提供亲子鉴定的鉴定书,方可领回孩子。